叫我张小慈

大龄女青年一枚,脑洞时常大开,码字速度很快的 不撕不争只想安安静静吃瓜码字 都是甜文 车移步微博就行·· 着重强调一遍 我不是霹雳编剧 欢迎勾搭哇ps:微博马甲:我是至佛的压鬓金珠不是霹雳编剧

【溫赤】

感謝  @蘭陵不折柳   太太的授權 

正好接著太太的風雀寫溫赤  

嘿嘿 懶得開頭了   


“这俩傻子终于结婚了。”两位新郎共同的家人鸠神练如此道。

温皇饭店今日承办了一桌酒席,新人看起来影响很大,连大忙人素还真都出现,还有神秘的时间城主,温皇在顶楼办公室刷着平板 看着消息“诶呀,这下可是大赚一笔····”

赤羽信之介还没等到温皇饭店的地方,就被保安拦下,赤羽摇下车窗,保安走过来“您好,请问...

【弃苍】执(片段情节)

宫廷 生子  私设
不喜慎入
谢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【弃苍】 生子 ooc 慎入

 弃天帝眼馋的紧,慢慢的挪移到苍身边,眼瞅着苍小腹“月份大了,如今感觉怎么样?”苍闭眼仰躺着,听到弃天帝声才睁眼,却见弃天帝棱角分明的脸庞近在咫尺,有些反感,连带着语气也不好起来“还能怎么样,你把几斤的东西放肚子上试试就知道了。”弃天帝尴尬的笑笑“难受的话就说出来,别忍着···”苍白了眼弃天帝“一天瞎担心··唔··”苍话说一半惊呼一声,吓得弃天帝登时紧张起来“怎么了这是?”苍稍稍坐直一些以免压倒肚子,“他只是动了下,没怎么····”...

【千競】无言 (秋)

写了冬,就想把其他三季补上,各自戴着面具扮演各自的角色 不得不说 苗疆的伪装术 真的不能跟温皇学。


铁啸求衣看着千雪孤鸣欲言又止已经好久了,久到风逍遥溜去酒窖顺手带出两坛风月无边回来,千雪孤鸣不说话,铁啸求衣也不去问,二人自顾自做着手头的事情,偶尔相顾无言互相瞪着眼睛,随后又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。

“王爷早着已耗费许久时间,若是在耽误下去,怕是事情更加不可控制。”铁啸求衣默不作声的拿过一坛风月无边来,千雪孤鸣仰头灌了一口“我给你钱”千雪孤鸣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来,拍在铁啸求衣眼前“微臣并不缺钱,千雪王爷这是何意?”

铁啸求衣不解,风逍遥慢慢凑过来“王...

【温赤】温皇在线招亲

神蛊温皇相亲,和我赤羽信之介有什么关系?

赤羽信之介抿了口茶,神田京一挠挠头“也是啊···军师··你和神蛊温皇···嗯···”

赤羽信之介展开折扇,起身向外走去“平时少看那些话本子··”神田京一有些不好意思“知道了,菌丝,菌丝你去哪里啊··”

“知己知彼才能准确应对麻烦~~”

神田京一眼看着赤羽脚步急促,迅速往还珠楼的方向去,“哦··菌丝·...

温赤,鳞鱼屏蔽了,,,
想看的,,,
我发微博链接吧,,,

弃苍虐 私设 慎入哦
不喜勿喷谢谢
文字版老福特屏蔽了
指路微博还可以

【弃苍】 后宫文前期片段

【相爱】开车不睬刹车珠子 2018-9-2 9:35:22
“先生,魔皇请您,移驾中宫”苍沉默了三秒,将手中的鱼食全部丢到池子里,顿时鱼儿上来你争我抢,一池静水欢快起来,苍点点头,随着侍从离开了。
侍从撩起门帘,苍进入的时候,感到全部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,苍头一回知道,原来弃天帝的后宫这么多人。弃天帝坐在中宫主位,左边坐着皇后,福公公再弃天帝右手边置办张椅子,弃天帝摆摆手让苍过来坐,苍皱皱眉,“这不合规矩”
弃天帝揉揉眉心“坐··”苍沉默坚持自己想法,弃天帝猛地站起来,下面一众妃嫔瑟缩一下,弃天帝抓起苍的手,连拉带拽拖到主位上,苍挣脱出弃天帝的手,转身坐在右手边,自顾自整理...

【温赤】

赤羽捂着腹部半蹲在地上,任缥缈一身杀气站在不远处,背对着赤羽。
.
.
.
.
.
.
.
“你··竟然如此狠心···任··缥缈··我真是看错了你···”赤羽腹部疼痛难忍,浑身颤抖,眼神带着不解带着震惊。
.
.
.
.
.
.
.
.
.
任缥缈慢慢转身“赤羽信之介,你从未让我失望过,唯有这次···太弱了···”
.
.
.
.
.
.
.
.
.
.
无双稳稳在任缥缈手中,剑尖滴答的淌着血,在地上洇...

【憾夙】 仙山设定小段子(甜)

.仙山设定,平静日子····不是刀,都是糖·····不喜勿喷
.
为什么要发刀子呢 发糖不好么??张嘴 啊~~~~

.

.

.

.

夙翻了翻日历,掰着手指头数了下日子,便在工具箱拿出个小锤子,走到院子里时候抬头看了看,抄起门边的木棍举过头顶敲了敲房顶,憾天阙平日里最喜欢躺在房顶,仙山不似人间,天空灰蒙蒙的,夙往常忙活惯了,不爱发呆,也不爱望天,憾天阙听到声响,咕哝一声翻个身,夙等了半天不见动静,便自己拿着锤子去了后院,
“当当当,当当当”憾天阙听...

1 / 19

© 叫我张小慈 | Powered by LOFTER